《脑中魅影》 【美】v.s.拉马钱德兰 【美】s.布莱克斯利

 2021-10-04    0 条评论    175 浏览

并非读书

《脑中魅影》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8年版 【美】v.s.拉马钱德兰 【美】s.布莱克斯利 顾凡及译

注:他人的文字用黑色字,他人的重点用蓝色字。并非的文字用绿色字,并非的重点用橙色字。

§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本书原书出版时间是1998年,译者增加了丰富的注释内容来弥补这个时间差带来的信息差。

对于科学前沿的书籍,出版时间是很关键的,但是有时候我们还是会去读一些时间较早的书,那是因为,这些书在科学信息上可能落后了,但是在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上,他们对我们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样的书,我们会放在《并非读书》里,但是《并非科学》里的总结性文字,还是以最新的、已确认的知识点为主。

§

我们现在还不能对心智和脑做出一个宏大的统一的解释,还在研究阶段。

先简单了解一下脑部构造: 图片

https://qztyh.com/PeopleSports/PUBLIC-RES/BFQM/res/nzmy1.png

延髓把脊髓和脑连接起来,延髓中的细胞团,控制着如心跳、血压、呼吸等重要功能。延髓通过脑桥接入小脑。小脑是脑后方一个拳头大小的结构,协调人的运动。

左右脑由胼胝体[pián zhī tǐ],切断胼胝体,左右脑将无法通信。左右半脑的表面,都是凹凸不平的大脑皮层。

再简单了解下神经元细胞: 图片

神经元是神经系统中的基本单元。一个人脑有100兆以上的神经元,神经元的数量随年龄的增加而减少(不是绝对的减少,海马(新记忆)和嗅觉系统会生出新的细胞,但是不用就会很快凋亡,脑整体上来说,是减少的)。

每个神经元有一个细胞体、几万个分支(树突,接受别的神经元细胞传来的信息)和一个能延伸很远的主轴突(用来把信息传达给别的神经元细胞)。

这些突触,可以起作用,也可以不起作用;可以是兴奋性的,也可以是抑制性的。

脑中各神经元连接组合的可能性,超过了宇宙中的基本粒子的数量。

对于脑部结构和神经元的知识,我们都知道很久了,但是对脑究竟是如何工作的,我们还很不清楚。

学界有两大阵营,有的持有整体论观点,认为脑是整体协调合作工作的。有的持有模块论观点,认为脑的既定模块做既定工作,如语言模块在脑的相对固定区域。我们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是同时支持这两种观点的,我们正在试图探究脑的整体工作原理。

书中会有很多案例来说明一些问题。

§

“左右手互搏”案例:

一位妇女KT,她的左手总是去掐自己的脖子,总是需要右手去尽力阻止左手,遍访名医无果,后来找到G博士。G博士得知KT女士是中风后才有此症状的之后,给出了一个解释:中风损伤了KT女士的胼胝体(连接左右脑的神经纤维束),左右脑无法正常通信,右脑主管情感、控制左侧身体,左脑主管理智、控制右侧身体,而KT女士本就有自杀倾向,所以右脑主使左手去掐死自己,而左脑指使右手去制止这种行为。

——KT女士很快第二次中风去世后的尸检发现她的胼胝体确实因中风而大面积损伤过。

现在对左右脑的分工,是比较明确地了解的。

图片

§

“微笑”案例:

一个发自内心的不由自主的微笑和突然面对相机要展示的微笑,确实是很不一样的。前者是大脑皮层下的基底神经节通过复杂的机制自然形成的;后者是大脑皮层的高级神经发出指令去做一个“微笑”的动作。

所以,有病例是:右脑运动皮层受损的病人,你让他硬笑的时候,他的左脸是不会笑的;而当他看到亲人从发发自内心的微笑的时候,笑脸是完整的,因为他的基底神经节并没有损坏。也有病历跟此例正好相反,基底神经节损坏了,但是大脑运动皮层并没有损坏,那么微笑的表现正好相反。

这说明左右脑确实控制着不同的东西,并且脑的不同地方也有着不同功能。

还有个“打哈欠”病历也是一个佐证:长期半身瘫痪的人,在打哈欠(伸懒腰)的时候,瘫痪的手臂会动。

§

“海马损伤”案例:

为了治疗一个顽固癫痫的病人,医生决定把病人“有病的”一部分海马切除,手术的结果是,癫痫虽然有所改善,但是这位病人再也无法将短期记忆转化为长期记忆了。

这类病人,他们只能记得半小时甚至1分钟内发生的事情,但是无法将这些记忆转化成长期记忆了。生病前的记忆,都还存在,只是,无法再产生新的长期记忆了。

现在能比较明确的知道人的海马区跟记忆(尤其是短期记忆)有密切关系了。

$图片

“计算缺失”案例

BM先生一周前刚得了一次中风,现在看起来恢复得很好,你跟他聊天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他有什么异常,但是,他却无法进行简单的加减法运算:他知道100比7大,但是100减去7等于几,他不知道,13加上7等于几,他也不知道。

还有些“计算缺失”的病人,还表现出“不能说出你正指着我的哪根手指”的症状,可能是因为这都是相关区域负责的事情。

这些仿佛都在证明着模块化的观点:脑的一部分负责一部分的事情。

“幻肢”

失去臂膀的人,常常还能感觉到失去的臂膀和手指的存在、运动以及疼痛。

起初都认为是断掉的臂膀的神经末梢会形成神经瘤,幻肢的感觉,都是这个神经瘤传来的,对付幻肢疼痛,也是切掉这些神经瘤(当然还会复发,然后再切)。

而作者的一系列研究表明:大脑皮层中本属于左手(用左手代表失去的肢体)的区域,在患者失去左手后,会被临近区域的神经组织侵入,从而对左手区域产生继续的影响。

身体的不同部分,对应大脑皮层中的映射区域如下图:

图片

例如跟手临近的大脑皮层神经区域,是脸和躯干,那么在触碰脸和肩膀的某些区域的时候,会很精确的感觉到哪根手指在被触碰。这种神经侵入,在失去左手的4周后就会产生(有的患者在24小时内就行)。

根据上图,我们不难想象有的患者在“失去腿之后,每次做爱都会有非常奇怪的感觉”了,因为生殖器的感觉区域入侵到了脚的区域。

另外,这个发现有个惊人的重大意义:我们通常都认为神经区域是从小就确定该并不可改变的,而现在发现,连成人的神经区域都可以这么快的被影响(目前只能这么说,更多的发现还有待研究)。

上面的文字,仅仅是这本书前两章内容。

这本书非常精彩、引人入胜,让我们觉得节选和浓缩本书的任何章节,都是错误的行为,所以我们推荐有兴趣的人全文阅读并收藏本书。不过,本书并不适合《并非启蒙》系列的大宗旨,所以我们不会将其内容过多引入到《并非科学》的内容中。

#补充记录

有一段比较重要的文字记一下:

图片

经颅磁刺激器(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or)技术现在已经广泛临床应用,以后是否可以有民用的磁刺激头盔?

目前只能刺激大脑表层,以后是否可以直接刺激“快乐神经中枢”(上图描述的中隔阂),直接体会比性快感强千倍的快感。

上帝和边缘系统。

图片

左角状回管数学,右角状回管艺术。笔者猜测:有些低智特能的人,是牺牲了其他脑区才使得特定脑区增大的。

文中还提到假孕,是卵巢瘤引起的假怀孕反应。然后催眠可以提升免疫力并消除瘤子。有实验表明一个把糖精和催吐药(会降低免疫力)一起吃几次,会导致小鼠吃了糖精就想吐,关键是,并且,免疫力下降,这都是小鼠学会的。

人脑也会习得性关联。